© 2016-2019 Daitai Robot

DTR

DTR ︱ [daitairobot] 

基於「人类×人工智能」对抗「人类」的机制,人类方(旧人类)为了对抗新人类而开发出来的,

非侵袭式自律型致死兵器的总称。

将作为家庭用而普及的服务机器人「MARI」所采用的人工智能与人类的脑连结,使人类得以控制其一部分的行动进而强制性地实现了战斗行为。

因原本是作为家庭用机器人而使用非武装素材,骨骼的规格设定普遍较一般成年人为小,无法配备人类标准的枪支和近战武器,但经由活用其精密的关节运动控制系统将手腕以下部分更换为工业机器人用部件,并将其一部分的机能修改後解决了上述问题。

另外,因人类脑部处理极限的问题,及上述修改的成本面问题,依据不同的兵种进行专门性的修改,重视团体战术的运用而非单体战斗。

虽然外装部件及关节部件丶骨骼部件多数无法承受战斗经常损坏,但只要脑部机能未受破坏即可修复并重复使用,亦可经由回收人类致死兵器的AI晶片丶骨骼丶武装等并与之结合进行强化。

HOLAWS | [Homogenous-Lethal-Autonomous-Weapons-Systems

PostHuman为了镇压旧人类的一部分武装势力所开发的人类致死兵器系统。

​以人类为基础,将针对交战区域内的战术・战斗特化後的人工智能移植在士兵身上的系统总称。

针对集团战术・战斗等人脑无法处理的庞大情报量能够进行瞬间处理,判断和行动。

大多数的情况为贫困层的旧人类作为佣兵被新人类方雇用後进行移植。

另外,经移植此系统後的佣兵组织,藉由独自开发并装备「战术性能源自律型兵器(EATER)」,逐步扩展其势力范围。

家庭用服务机器人「MARI」

MARI | [Maid-Autonomous-Robot-Intelligence

作为辅助家务劳动而被制造出来的自律型机器人。虽是高价商品但以一定阶层为中心爆发性的普及。并非仅仅作为劳动力而被开发出来,基於「可如同人类般一同生活」的理念,具备了近乎与人类相同的进食及睡眠等机能。

​但因逆向工程学是以完全相反的想法进行,导致其表面上可以进食但并未具备消化器官,进食仅作为表面上的生活行动。

虽然情感方面的表现亦仅是表面上的行为,且因其具备高度智能使人类无法辨别其真伪,但在被所有者控制的状况下被设计为不会采取欺骗・暴力等行动。

发售初期声音,体态,性格等可进行客制化生产,但到了後期演变为各式各样的类型被制造後进行组合销售。

人类致死兵器「HOLAWS」

2045年之前发起的「经由人工智能实现的人类超越」计画10年後的日本。

 以可持續發展的社會化政策為名義強行推動的由人工智能對人類進行徹底管理的系統、及经由将人体终端设备植入体内而超越人类的新人类「PostHuman」诞生的结果,虽达成了经济上的进步,但大多数无法获得人体终端设备恩惠的一般市民和PostHuman的阶级差距演变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以首都为中心失业和饥饿问题造成一部分区域贫民窟化,在以机器人为目标的犯罪活动猖獗的情况下,以维护首都治安为目的组织而成的镇压机器人反而使不安的情势持续升温。

虽在镇压机器人的面前逐一被压制,一部分的人类组建地下组织并武装化,与政府发生了大规模的冲突事件,最终导致镇压机器人被允许使用致死武器。

为了抵抗经植入战斗用特化的人体终端设备而获得高智能化的人类致死兵器「HOLAWS」军队,作为「代替」PostHuman的唯一手段,非侵袭式自律型致死兵器「DTR」被暗中开发。

重复进行的实战投入丶改良及组织化部队的编成,挽回了岌岌可危的战况,但此力量的「代价」绝对不小ー。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