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2019 Daitai Robot

DTR

DTR ︱ [daitairobot] 

基於「人類×人工智能」對抗「人類」的機制,人類方(舊人類)為了對抗新人類而開發出來的,

非侵襲式自律型致死兵器的總稱。

將作為家庭用而普及的服務機器人「MARI」所採用的人工智能與人類的腦連結、使人類得以控制其一部分的行動進而強制性地實現了戰鬥行為。

因原本是作為家庭用機器人而使用非武裝素材,骨骼的規格設定普遍較一般成年人為小,無法配備人類標準的槍支和近戰武器,但經由活用其精密的關節運動控制系統將手腕以下部分更換為工業機器人用部件,並將其一部分的機能修改後解決了上述問題。

另外,因人類腦部處理極限的問題,及上述修改的成本面問題,依據不同的兵種進行專門性的修改,重視團體戰術的運用而非單體戰鬥。

雖然外裝部件及關節部件、骨骼部件多數無法承受戰鬥經常損壞,但只要腦部機能未受破壞即可修復並重複使用,亦可經由回收人類致死兵器的AI晶片、骨骼、武裝等並與之結合進行強化。

HOLAWS | [Homogenous-Lethal-Autonomous-Weapons-Systems]

PostHuman為了鎮壓舊人類的一部分武裝勢力所開發的人類致死兵器系統。

以人類為基礎,將針對交戰區域內的戰術・戰鬥特化後的人工智能移植在士兵身上的系統總稱。

針對集團戰術・戰鬥等人腦無法處理的龐大情報量能夠進行瞬間處理,判斷和行動。

大多數的情況為貧困層的舊人類作為傭兵被新人類方雇用後進行移植。

另外,經移植此系統後的傭兵組織,藉由獨自開發並裝備「戰術性能源自律型兵器(EATER)」,逐步擴展其勢力範圍。

家庭用服務機器人「MARI」

MARI | [Maid-Autonomous-Robot-Intelligence]

作為輔助家務勞動而被製造出來的自律型機器人。雖是高價商品但以一定階層為中心爆發性的普及。並非僅僅作為勞動力而被開發出來,基於「可如同人類般一同生活」的理念,具備了近乎與人類相同的進食及睡眠等機能。

​但因逆向工程學是以完全相反的想法進行,導致其表面上可以進食但並未具備消化器官,進食僅作為表面上的生活行動。

雖然情感方面的表現亦僅是表面上的行為,且因其具備高度智能使人類無法辨別其真偽,但在被所有者控制的狀況下被設計為不會採取欺騙・暴力等行動。

發售初期聲音、體態、性格等可進行客製化生產,但到了後期演變為各式各樣的類型被製造後進行組合銷售。

人類致死兵器「HOLAWS」

遠在2045年之前發起的「經由人工智能實現的人類超越」計畫10年後的日本。

 以可持續發展的社會化政策為名義強行推動的由人工智能對人類進行徹底管理的系統、及經由將人體終端設備植入體內而超越人類的新人類「PostHuman」誕生的結果,雖達成了經濟上的進步,但大多數無法獲得人體終端設備恩惠的一般市民和PostHuman的階級差距演變為嚴重的社會問題。

 以首都為中心失業和飢餓問題造成一部分區域貧民窟化,在以機器人為目標的犯罪活動猖獗的情況下,以維護首都治安為目的組織而成的鎮壓機器人反而使不安的情勢持續升溫。

雖在鎮壓機器人的面前逐一被壓制,一部分的人類組建地下組織並武裝化,與政府發生了大規模的衝突事件,最終導致鎮壓機器人被允許使用致死武器。

為了抵抗經植入戰鬥用特化的人體終端設備而獲得高智能化的人類致死兵器「HOLAWS」軍隊,作為「代替」PostHuman的唯一手段,非侵襲式自律型致死兵器「DTR」被暗中開發。

重複進行的實戰投入、改良及組織化部隊的編成,挽回了岌岌可危的戰況,但此力量的「代價」絕對不小ー。

故事